真實之門

關於部落格
起初,這世界像是一團迷霧。
然後,地水火風讓這世界變的鮮明且生動。
但是,必須要「心之眼」覺醒的那一刻,世界上唯一的「真實之門」,才會開啟。



_uacct = "UA-688559-1";
urchinTracker();
  • 111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路恐懼症-01.宅男.之二

高中生活跟我想的不太一樣,課業壓力變得很重,同學也不像國中那麼單純,好的同學很好,壞的同學很壞。我本來就不太愛說話,上課又聽不太懂,所以下課我都很少走動,常常在回想老師剛剛在講什麼重點,盡量的把我沒記到的部分快點記下來。即使如此,我還是有很多不懂的。

班上有幾個同學特別壞,每次都喜歡欺負人,不然就是罵些很難聽的東西,上課不是光明正大看漫畫書就是睡覺,老師好像也不太管他們,只照顧幾個成績比較好的學生。這幾個能上高中的小流氓小太妹也很聰明,他們只敢捉弄好學生,但是不會太過份,因為太過份老師會管。但是我們這些成績不好的人,老師就不太會出面管,大概老師覺得反正狗咬狗一嘴毛吧,所以這些小流氓都喜歡欺負我們這些成績不好的,還有其他幾個比較愛哭的女生。

雖然我很努力不跟他們扯上關係,但是他們總是會找些有的沒有的藉口來整我。我都盡量忍耐下來,因為我已經成績不太好了,不想要爸媽還擔心太多,尤其我好不容易才考上這間私立高中,我希望能夠再繼續努力,以後至少能考上一間大學讓爸媽高興,只要能讓爸媽高興一點的事情,我都會努力去做。

我不知道小流氓是很閒還是很聰明,他們總是想的出辦法讓你生氣或害怕。我可以忍耐他們偷吃我的便當,或是拿走我一些東西,但是他們似乎沒看到我生氣就覺得很不滿意,於是想盡辦法要讓我生氣。有一天,老師叫我起來,問我為什麼沒交課外報告,我說我交了,老師就很生氣說我明明沒交還要說謊,連某某某都交了,我為什麼不交。

天知道我花了多久才把那份報告寫完,那時候我還不太會上網,還拜託剛上高中的弟弟用網路幫我查些資料,然後用印表機印出來,封面我還特地設計了一下,雖然還是醜醜的,但是我盡力做到我最好的了。我完全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是我看到老師說的某某某,就是那個常欺負我的小流氓笑的很開心,也許我平常反應比較慢,但是那一次我卻突然想起早上大家交報告到講台上的時候,那個小流氓晃到了講台上又拿著什麼東西走回來,過一下子卻又晃到講台那邊再回去。

我平時要避免他們有機會整我,所以只要壞蛋集團中有人待在教室裡,我都會小心的注意他們在做什麼,常常被欺負的結果,讓我不聰明的腦袋也學會一些怎麼自保的方法。

我本來只覺得某某某行動特別奇怪,就沒有印象了,但是我一看到他奸詐的笑容,就想起來早上的事,也好像想到了一些東西,但是當眾被叫起來站著,明明講真話又被老師責罵是說謊,那種極度羞辱的感覺,讓我好像回到了國中被變態理化老師在黑板罰站的情景。

我的腳不知不覺又抖了起來,這次不只是羞辱的感覺,更多的是被陷害跟誤會的憤恨,當時不只腳在發抖,連上半身都緊繃著,我的手握拳握的很用力,全身的血似乎猛往頭部衝,頭皮分不清楚是繃緊還是漲痛,兩隻眼睛好像要突出來一樣直直瞪著。

結果,我站著昏過去了。

這次昏過去的感覺跟以前發狂抓住哥哥的頭髮那次很像,但是不一樣的是我醒來之前,好像經歷過一些事情,正確的說,我看到跟聽到一些東西,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斷斷續續的影像一直都很模糊,只知道大概是一個女的跟一個房間,不過我連一點都想不起來我有看過這樣的情景,所以我一下子就忘了,我聽到有人跟我說話,不過聲音聽起來很遠的感覺,很不真確。

我醒來的時候是在學校保健室,爸爸跟校醫都在我旁邊,校醫問我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我除了有點虛脫的感覺,頭還漲漲的,沒有奇怪的地方,就把剛剛的情境告訴校醫。校醫說應該只是昏迷後在恢復到清醒之前感官彼此不協調所產生的幻覺,需要再觀察看看,不過應該沒什麼事,因為昏倒的時候運氣很好,頭沒有撞到桌椅什麼的。

爸爸問我發生什麼事,我不敢跟他說實話,只說我可能太晚睡了加上緊張的關係吧,他就不再問什麼了。

整個誤會事件過了兩天才水落石出。爸爸私下問了老師我昏倒當時的情況後,回家跟我家人說,我弟就說電腦裡還有備份的檔案,不然印去給老師看看,於是把家裡存檔又印了一份去學校。老師比對了一下所有的作業,發現跟小流氓的作業一模一樣,只有封面不一樣,他的封面是用手寫再釘上去,內容卻是用電腦印的。

小流氓因為偷換別人的報告封面被記了一隻大過,但是小流氓的爸媽來學校找校長理論,說小孩子不懂事,這件事就像抄別人作業一樣,記一隻大過會不會太過份。後來到底小流氓是大過還是小過,好像也不是很重要,因為小流氓自己完全不在乎。

雖然我覺得當天就沒有什麼事了,不過在爸媽要求下,我還是轉診去醫院觀察一天,又在家休息了一天,回學校時,事情算是結束了,除了小流氓似乎隨時想找機會報仇外。

說實在我真不知道他要報什麼仇,要報仇也是該我報仇吧。但是我很希望一切就這樣算了,大家平平安安畢業就好,但是老天似乎喜歡跟我開玩笑,在這時候....... 那個能力....... 覺醒了。

大約過了半個月吧,有一天放學前,我忽然覺得頭有點暈,完全沒有任何理由的頭昏眼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要轉頭過去,可能只是莫名的聯想到站著昏倒那次的感覺,所以我不知不覺看往那個小流氓的方向。他正好也從漫畫書上抬起頭看我,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嚇得趕緊把頭轉回來。

我很後悔沒事回過頭去惹他幹嘛的,誰知道等下他又要找什麼藉口整我。也許他會覺得我皮真的癢了之類的,半個月來我下課都躲著他,盡量放學就快跑,我只希望能平安的度過高中生涯,畢業了就什麼彼此關係也沒有了,那時候的我,的確很懦弱又膽小,連班上女生都有點看不起我。

胡思亂想讓我無端地又害怕了起來,頭就更暈了,這時候我居然做了一件我都不敢相信的事,我居然又回過頭去「看」了小流氓一眼。但是這次他似乎沒發覺我在「看」他,還在專心地看他的漫畫書。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正確的說,頭又昏又漲的情況下,我感覺到一瞬間有什麼「東西」從我身體跑了出去,同時間我就「看」到了。但問題是,我並沒有回頭。

每當有超過我思考能力的事發生,我都要花點時間想想才會搞清楚。但是這次頭昏的狀態下,我卻很快發現我在「其實沒有回頭的情況下回頭看了一眼」,非常奇特的感覺。

說我看到了什麼我也不確定,說實在,我是不是真的頭昏也不知道,因為我視覺正中間一小部份是清楚的,其他部分卻是模糊的。我後來學會喝酒後,才覺得有點類似酒醉的感覺,但是又不完全是。酒醉有時候是自以為清醒,但是我看的清楚的部分卻相當明確,甚至比正常的視覺看的更清楚,有點像電視上突然聚焦放大特寫的感覺,而且影像清晰到了銳利的程度。

事情大概順序是,我感覺到有東西離開身體的瞬間,同時「看」到了小流氓,然後影像迅速地放大,好像我在靠近小流氓,然後就沒了。我還是在座位上,只是頭沒那麼暈了。

雖然一切的感覺很清楚,但我以為那是上次昏倒的後遺症,所以一聽到放學的鐘聲,我也沒想別的,提著早就收拾好的書包趕快逃命了。

沒想到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小流氓了,因為當天放學他不知道在急什麼,過馬路闖紅燈被一台大卡車撞倒,連屍體都撿不太齊全。

目擊者說他看起來是很急沒錯,好像正在追什麼,但還是不得不在紅燈前停下來,因為車子都已經開始不停的過去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像被推出去一樣失去平衡往前跌了幾步,大卡車就這樣迎面撞爛了他的上半身,只剩下半身被後輪拖了一段距離。

真正讓我害怕的是,他並不是在回他家的路上被撞的,他是在我回家的路上被撞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